• 半个周末

    日期:2005-08-14 |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isitair-logs/1358148.html

     

     

    包子给博客弄了一个武林榜,好像能统计出看博者的来源。早上一看差点笑翻:一般人大都是搜索某个童话什么的找到我们这儿,也有一个搜“FADO”跑过来的,最酷者却与什么童话音乐统统无关,是搜——“包子,炒肝”过来的。呜呼,虽然俺很喜欢炒肝,但是在博里面可从来没有写过啊。不知道这位好吃的同学是如何有耐心翻到俺们家的……

    既然有这么一个契机,今天的话题就从炒肝包子开始好了,也给这位同学一点交代。

    虎坊桥路口有一家“凯琳饭馆”,卖的东西,主要就三种:炒肝、包子、卤煮火烧。这里卫生一般,服务也就那么回事情,可是味道实在是好。特别是炒肝,和一般卖早点的地方绝对不同。店里贴着一幅字,是人家送的,上款名字里面有个“凯”字,想来是店主,我猜那个“琳”字应该代表着“凯先生”的夫人。“凯先生”不怎么在店里走动,现在在店里经营的应该是第二代了吧。这里早点只有炒肝包子和豆浆,上午10点以后供应卤煮,食客不绝。不少人夸这里的味道是正宗的老北京,这个我不知道,但细细想来,《一地鸡毛》里面小林他们家媳妇梦寐以求的炒肝如果就是早点摊子上那种玩意,不免煞风景,还是像这儿的来得有些味道。至于包子,也和一般早点摊不同,吃起来很有点童年时候在家里吃包子的感觉。

    闲话叙过,开始今天的历程。首先自然从炒肝包子开始,我们吃完早点以后去潘家园,到达的时候是10点零5分,迟到了5分钟,不过这时候童末同学好像才刚刚出门,嘿嘿。

    潘家园有时候有好东西,有时候又没有,比如上次俺一个人过来,颗粒无收。今天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不料刚走几步,就看到一套6本漂亮的连环画:山东友谊书社出版,严文井主编的世界著名童话连环画,和浙江少儿那一套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不过选目偏于传统,稍稍有点不足。书的品相很好,老板索价45,俺还价25未果,走了。主要是我们有了浙少那一套,对这个也就不那么上心,后来老板让到35,我们却走远了。没想到再走几步,到一个卖连环画的摊子,又看到这书,这回的报价是:100。我差点想回头去把刚才那套买回来了,不过想想家里的书海,还是忍住了。

    书虽然没有买,兆头似乎不错,果然没逛多久就开了张。在2元摊上买下3本书。聂华苓翻译的美国短篇小说选《没有点亮的灯》,北京社1981年版,选目都熟悉,译笔却陌生,买回来细细看,聂翻译的《熊》和李文俊就很不一样。另2本是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和一册《海洋童话选》。

    然后在一个冷摊上买了《小约翰》,去年的新书,已经卖到5元了,更夸张的是接力版《两个意达》,崭新的书已经卖到3元——也好,让穷孩子们有机会读书了。

    今天最大的收获是3册绘本,精装全新,花了16元,其中两册还配有朗诵的磁带,查一下版权页,是84年的书,已经20多年了,居然还是新的。包子数了一下原价,一共是53美元——关于书的具体信息,由包子报告。

    买绘本的时候,手机响了,童末同学终于来到。是个清秀的女孩,个子高高,年纪小小,看上去没有多少淘书经验。我们交代了几句价格什么的,把她派出去自己淘书。最后她买了3本书,都挺好的。

    总的来说,和童末同学的会面,买书基本上只是一个引子,高潮完全在后面——她和包子讨论起了超女。一谈就是几个小时,并且把包子下的那些李宇春录影全都看了一遍。作为一名玉米,想来她应该是比较满意的。在这个过程中俺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只好自己躲在一边听乔治·巴松的歌,读北岛那本新书。

    强烈推荐北岛新书《时间的玫瑰》,虽然写的是散文,但北岛在这些文章里面回到了诗歌。在去年一年的收获杂志上面,我基本上已经读过了书里所有这些文章,但在它们结集成书之后,《时间的玫瑰》依然带来震撼。从文学评论的角度来看,北岛这些文字带来的感受与当年读余华那些小说评论极其相似,但北岛并没有停留在诗歌评论上面,从他选择谈论的那些诗人(洛尔加、曼德尔斯塔姆、特拉克尔……),读者可以强烈感受到80年代的味道。虽然北岛借助新批评派的细读方法对诗歌进行分析显得有点学究气息,但方法无力束缚文字,北岛这本书注定让读者与80年代相遇。

    《时间的玫瑰》是不是近段时间最好的书?可能不是,但它带来的感受却是震撼的。回顾2005,还有一本书带来了几乎相同的震撼,不过那本书比北岛肯定要不起眼得多——《野猫精》,今天一次莫名其妙的采访就和这本书有关。

    《野猫精》的作者托尔斯泰娅,俄罗斯作家阿·托尔斯泰的孙女,不知道是不是跟遗传有关,她这本《野猫精》肯定要在俄罗斯文学史上留下地位。详细不多谈,呆会儿把书评贴上来,奇怪的是,因为这篇书评,居然被采访了一回,对于以采访为业的人来说,也算是件好玩的事情。有人注意这本冷门的书本来是好事情,可是记者对书毫无了解就敢来访问,实在是有点……

     

     

    分享到: